军事新闻
栏目导航
  1. 热透新闻
  2. 体育新闻
  3. 女性生活
  4. 旅游新闻
  5. 社会文化
  6. 娱乐新闻
  7. 财经资讯
  8. 军事新闻
  9. 金融新闻
  10. 健康新闻

军事新闻

主页 > 军事新闻 >

【哈尔滨革命史志】疫情防控的古今之比较

发布日期:2022-09-16 18:41   来源:未知   阅读:

  伍连德(1879年3月10日-1960年1月21日),祖籍广东台山,英国剑桥大学医学博士,中国卫生防疫、检疫事业创始人,中国现代医学、微生物学、流行病学、医学教育和医学史等领域的先驱。伍氏在哈尔滨从事防疫治疫工作前后整二十年,期间他主持了两次防治鼠疫和两次防治霍乱等重大疫情的工作,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伍氏以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首次提出了肺鼠疫的观点,总结了一整套防治鼠疫的方法,发明了伍氏口罩,仅用百余天时间即取得了人类首次在大城市阻击疫情的胜利!可以说,他真正做到了“于国于民,是谓医者;于世于时,是谓仁者。”今年恰逢哈尔滨(东北)抗击鼠疫取得胜利110周年,作为生活于哈尔滨的后辈理应做些有益的事情以志纪念。

  庚子年初,新冠病毒席卷中华大地,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遭遇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此期间,国人在危难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抗疫成就。回望百余年前,东北鼠疫防控攻坚战亦是华夏抗击疫情的一大壮举。那时,清政府还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国家医疗卫生体系,防疫所使用的医疗设备陈旧,防治手段落后,民间对防疫的认识不足,伍连德临危受命,于危难中采取先进之法抗击疫情,其想法与其抗疫手段至今仍有借鉴意义。伍连德抗击鼠疫与当下疫情防控有相似亦有不同之处,本文以此展开三个角度的论述,将伍连德抗击鼠疫与当下疫情防控更加直接清晰地展现出来。回望过去既是总结经验,更是铭记历史!

  1910年,东北满洲里突然暴发瘟疫,并很快蔓延至整个东三省地区,甚至还波及京师、直隶、山东等地,短短数月间,死亡人数高达6万余人。因为疫情暴发突然,起初人们并没有认识到这是传染性极强的鼠疫,“朝发夕毙,前仆后继,官商绅民,无中外贵贱,日惴惴焉如临大敌”,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伍连德临危受命,以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的身份踏上了开往东北的火车,直奔疫情最为严重的哈尔滨。很快,他迎来了第一次挑战。首先,他需要搞清楚病原体,而这就必须要解剖尸体,了解病毒的传播途径,才能找到正确的防治手段。然而,解剖尸体进行研究作为近现代医学的手段,与中国传统习俗中“逝者为大”的理念相悖,也不符合清朝律法,因而引起了群众的反对。伍连德秉持科学的精神,秘密对尸体进行解剖。通过研究,伍连德在逝者的体内发现了鼠疫杆菌,他意识到,东北的这场瘟疫正是连欧美列强都会谈之色变的鼠疫。立足于本土实际情况,采用了多种方式开展防控疫情,在防控途中,为了深入了解病毒来源、发生原因等,伍连德团队对传统观念和习俗方面也做出了改变。

  首先,中国首次官方准许尸体解剖,这是对中国传统观念的改造,也对中国近代解剖学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中国传统观念中便有身之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孝之始也。身体的完整性不管在生前还是在去世后对于那时的人们,意义都是十分重大的。在伍连德医疗团队开展尸体解剖之时对国人的思想冲击是极大的。在1913年11月12日北洋政府公开了关于尸体解剖的详细说明,国人在这种背景之下不得不接受解剖尸体这一事实。

  其次,便是官方首次准许火葬。东北鼠疫是由鼠疫杆菌引起的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烈性传染病,死亡率极高,伍连德在鼠疫的高度破坏性下不得不对传统下葬做出改变。当时,哈尔滨得不到及时治疗去世的患者每天都在不断新增,最开始的木棺存放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尸体存放需求,要知道死去的病人身上仍然带着可传染的病毒,这依然是一种风险隐患。最佳的方法其实是火化尸体,这样既节省了存放空间,也使得病毒通过尸体再传播的概率大幅降低。但是对于中国人而言,让死去的亲人体面下葬是极为重要的宗族礼节,将尸体集体火化并同一埋葬是不敢设想的泯灭人性的大事,故人生时困苦于病痛,死后魂灵无处安放,无疑是一种折辱。重重观念限制,东北鼠疫愈发严重,官府不得不强制要求去世的病患进行火葬。但是火葬对东北鼠疫防控是一个极大的贡献。“这次大规模焚烧尸体在全球激起极大反响,被公认为是东三省鼠疫防疫的转折点”。而另外一个方面,火葬颠覆了国人传统伦理观念。

  回归当下新冠肺炎疫情,不难发现,疫情防控常态化,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首先,对野生动物的态度发生根本改变。在疫情之前,一些人对捕食野生动物拥有极高的热情。疫情暴发,野味儿不再代表着味觉享受、营养价值和身份地位。其次,交往方式的改变。在疫情封闭管理期间,人们足不出户。新年也由传统的拜年和聚会改为线上祝福过春节。一些偏远农村地区过去日常中摆生日宴,乔迁新居大摆宴席等在疫情期间都有所改善。最后,对多元化教育方式的探索创新。受疫情影响,学生无法回归校园学习,线上网课得以大力发展。网课系统体系的逐步建立,相关软件功能的日益完善,解决了因疫情无法面对面授课的问题。线上资源的共享使得偏远地区教育事业迅速得到发展。

  无论是东北鼠疫还是新冠肺炎疫情,在防控过程中,都促使人们反思旧有的生活习惯、生存方式,倒逼人们陈旧观念和生活习惯的改变。变则通,通则达,在危难中做出改变是开展疫情防控和谋求新发展的必然选择。

  东北鼠疫发生之初,伍连德发现其传播方式和世界各国医学界所认识的“腺鼠疫”不同,它不是通过鼠蚤叮咬的方式进行间接传播,很可能通过人与人之间的飞沫进行传播。对于他的开创性理论,在同行看来无疑是天方夜谭,更是对西方医学体系病理的挑战,自然不被清政府高薪请来相助防疫的英、法、俄、日等国的医学专家们所接受。他们固执地认为,鼠疫就是通过鼠蚤叮咬的方式进行传播,所谓“飞沫传播”闻所未闻。故而,他们对东北暴发的瘟疫是鼠疫持怀疑态度,并拒绝了伍连德关于医者在治理患者时需要佩戴口罩的建议。然而,心存偏见是要付出代价的。公元1911年1月13日,东三省防疫总顾问、天津北洋医学堂的外聘教授、法国医学家梅聂在治理患者时感染了鼠疫,不幸逝去。梅聂的病逝让当时的西方医者们大为震惊,尤其是当他们从梅聂的身体中检测出鼠疫杆菌后,联想起他生前在治理患者时没有佩戴口罩,这时,伍连德的研究才被各国援助抗疫的医学家们重视起来。

  在发现鼠疫病原体的后续治疗中,伍连德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勇于打破传统的治疗方法。首先,从本土传统观念上做出改变,伍连德在鼠疫的高度破坏性下最终作出火葬隔绝感染的决定。其次,采取一系列抗疫新手段。在对鼠疫的进一步研究中发现,鼠疫传播极有可能是飞沫传染,为了防止飞沫传染,伍连德为此专门设计了一种双层纱布囊口罩。这种口罩看似简单,但是极具科学性和防疫性。在官府和伍连德的要求下,哈尔滨乃至东北广大地区居民被要求佩戴口罩。这一手段的实施,病毒传播速度和死亡人数得以控制。这一极具创造性的发明不仅仅对当时鼠疫防控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对以后发生的大范围传染病防控提供了宝贵经验。东北鼠疫各地情况不尽相同,伍连德便以实际情况展开防控。鼠疫暴发最为猛烈之时,哈尔滨傅家甸区极为严重。伍连德将哈尔滨傅家甸地区进行全面隔离,同时尽快建立专门医院和隔离区。而在当时的经济状况和社会背景下,隔绝交通无疑是将东三省经济政治与外界断绝,无论是官府还是广大人民,这都是极难实现的。尽管面对重重阻挠,伍连德仍然坚持自己的判断和主张。1911年1月13日,清政府最终采取伍连德的建议,隔绝交通,暂停山海关沿路的交通运行,并建立防疫医院。事实证明,隔离治疗与防控正是控制鼠疫传播的关键。同时,为了更好地开展防疫工作,伍连德在东北三省各地筹划建立一个相对统一的具有医院实验室的防疫网络。1912年到1928年,从哈尔滨、滨江(今哈尔滨道外区)、满洲里、三姓(今依兰)、大黑河到营口等防疫医院,这些大大小小的防疫网点状的医院坐落于水路和陆路口岸,对于检查、控制疫病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回归当下,众所周知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迅速行动起来,打响了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构筑起抗击疫情、守护人民安康的坚固防线。也正是因为有了武汉人民的“牺牲”才换取了控制疫情的良好局面,效率之高,力度之大,极为罕见。中国秉承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努力控制好国内疫情的同时,积极投身国际医疗卫生救助。积极帮助世界各国进行防控、防疫,派遣国际医疗救助队,努力生产各国所需的口罩等医疗物资。当中国国内疫情逐渐被控制,国外疫情却愈发严重,充分证明中国防疫方式的科学有效性,这便是中国向世界交付的答卷。在此次疫情中,国际社会更加全面地认识了中国。

  疫情的防控不仅促进国内机构设置调整、技术发展完善,更是一种精神上的磨砺。

  中国从来不缺乏敢于奉献的人,在东北鼠疫之中,伍连德医疗团队在前线不顾生命危险,甘于奉献。团队中,中医徐世明由于日夜奋战在疫情前线,不慎感染鼠疫。可是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伍连德团队依旧不曾畏惧,勇往直前。在东北鼠疫当中,最辛苦、最危险的除了医疗人员外,那便是急救人员。医院勤杂人员和逐户检查人员,他们战斗在防疫的第一线。这些人于前线之中舍生忘死,由于医疗条件的落后,稍有不慎就会丧失宝贵生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鼠疫虽险,可是无法阻挡一心为国之人。在东北人民的团结努力下,鼠疫最终被战胜。东北鼠疫的控制震惊了国外,这是中国近代医疗的骄傲。这次胜利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同时也进一步推动了民族精神的觉醒。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民族精神进一步被推向高潮,中国人表现出极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彰显了勇于担当的新时代爱国主义精神。疫情后的关键时期,广大党员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党员始终战斗在第一线,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当中,每一个人都实践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理念。全国人民听党指挥,居家隔离,担负起自身的责任和义务。前线医疗人员舍身忘己,投身于抗疫斗争当中。每一个在岗位中坚守的人,都以勇于担当的奉献精神展现了中国人对家国的守护。团结一致、守望相助一直都是我们的传统。在一些地区封闭管控的过程中,其他地区筹集物资,共赴隔离管控的地区,为防疫攻坚贡献了极大的力量。疫情之下,我们的建设者们开天辟地、敢为人先,十天建成“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成为了最早隔离、控制疫情速度最快的国家。

  中华民族走过的几千年历程中,经历磨难、风雨无数,我们从来没有被压垮过,而是越挫越勇。伍连德对东北鼠疫的贡献值得纪念,民族之英雄不该只记录在冰冷的历史文字当中,更应该镌刻在每个人的心中。通过前人防控于当下防控的对比,我们能够更加清晰地认识到防控手段的必要性和国内防控的有效性。